误 会

文章来源:自贡长传局  |  发布日期:2013-1-24 9:25:34  |  浏览次数:1095

创作及编导:黄忠诚

小 宋:抢修组长管得多,气坏他老婆李二波。

管得多:气得老婆绷着脸,嘴巴像挂了个秤砣砣。

小 宋:她抓着老管不松手,嘴里不停在啰嗦。

李二波:你今天要是出了门,我摔了电视打烂锅,

你撒泡尿自己照照镜,头发白来皱纹多。

娃娃都快二十岁,也不怕别人把脊梁戳!

你不打算跟我过,趁早离婚快散伙!

小 宋:二波越说越有气,不停往外吐口沫。

老管欲走走不脱,满脸陪笑强压火。

管得多(白):“你放手吗,光缆又遭整断了,我要赶快去抢修!”

李二波(白):“放手,没门儿!”

李二波:你想想最近干了啥,就你们长线鬼事多,

有时刚刚做运动,电话一来马上溜;

嘴巴一抹就出门,半夜三更才回窝。

走起路来“嘣咔咔”,常哼小曲唱情歌。

(唱):“妹妹你坐床头,哥哥在身边走……”

(白):呸!和猪的叫唤差不多。

管得多(白):“唉呀!你胡说些啥子嘛?”

李二波(白):“嗯!我胡说?我问你,你一会儿说是去牵线,牵的啥子线吗?弄得不好就往自己身上牵了,你一会儿又说是去亲情护线,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过亲情护家呢?我看你现在比我们耍朋友时都还忙。

管得多:你捕风捉影胡乱扯,让人听见笑死你。

李二波(白):“你还怕丢人哪!你今天不把事情讲清楚,

要么就去找蒋局,或者就去找马哥。”

小 宋:老婆拉,老管撤,越拉心里越窝火,

老管正要开口讲,突然闯进了我宋小珂。

(白):“师傅,师娘,你们在家里练拨河啊?”

管得多(白):“不……对……”,

你师娘说我唱得屁,要拉我一起去练歌。

李二波:你师傅,在瞎说,小心我敲他后脑壳。

小 宋(白):“唉,你俩个把我闹糊涂了!”

李二波(白):小宋呀,你听我说:

“你师傅人老心不老,一天到晚到处跑。

今天拉他去单位,评理要把领导找。”

小宋(白):“师娘呀,原来是信不过我管师傅”。

自从接了本地网,就怕晚上电话响,

三天两头出故障,弄得个个像熊样。

管得多:“有时一晚来四伙,你说怎么不恼火!?”

小 宋(白):“一晚来四火,当然累嗬”。

管得多(白):“我说的是一晚上来了四伙强盗,专把电缆、光缆偷”。

李二波(白):“原来是这么回事哦,我还以为你是借口去约会。”

小 宋(白):“师娘啊,你好糊涂!”

我的师傅管得多,抢修任务一萝萝,

今天机房要整治,明天又跑大客户。

资源清查催得紧,线路整治不放松,

三更半夜去蹲点,现在小偷实在多。

管得多(白):“老婆啊,都怪我平时工作汇报得太少了,对不起!”

老婆白班我夜班,回家在厨房打转转,

好不容易睡一起,电话又催我去上班。

李二波(白):“老公,我误会你了,请原谅!”

我有一个好老公,革命干劲不放松,

白天外出去巡线,晚上闻声又出动。

都怪我平时关心少,性格多疑又爱吵,

今晚外出多留意,早点回来享甜蜜。

(白):“老公,你跑慢点,注意安全哦!

我在老地方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