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普通家族的三代护线情结(护线征文选2)

文章来源:自贡长传局  |  发布日期:2014-2-22 10:27:26  |  浏览次数:1151

                                             【河北】孙庆丰/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故事中的主人公都是我的亲人。多少年来,这个故事一直积压在我的心头,就像一块巨石难以撼动。我承认,现在能鼓足勇气把它说出来,除了从最初的不解到后来深深的羞愧,更有内心对亲人们由衷的敬重与感恩。
       那就先从我的爷爷说起吧,他是新中国的第一代义务护线员。那时,全国上下百废待兴,通信事业并不发达,许多通信线路都被国民党特务在解放前相继炸毁,解放后许多潜伏下来的特务仍在全国的各大城市搞破坏,尤其是我们所在的距离北京不远的那座重工业城市,特务的破坏十分猖獗,有些通信线路刚刚恢复,就被特务疯狂地毁坏。听爷爷说,那时电缆被割断还算是小事,主要是新安装的重要通信设备,本来这些资源就珍贵且稀缺,有时一夜之间就被炸得满目疮痍,那个心疼劲儿就不用说了,直到爷爷退休都很多年了,但什么时候想起来都会对特务们痛恨地咬牙切齿。
      可以说,在爷爷那个年代,作为一名义务护线员,不仅是一个辛苦的职业,也是一个非常危险的职业。危险到什么程度呢?1952年夏季的一天深夜,在一家军工厂工作的爷爷下夜班后去护线,不巧与国民党的特务碰了个照面,虽然新安装的一套通讯设备保住了,但爷爷的右腿却中了一枪,那时因为医疗条件也并不发达,以致那枚弹头就永远留在了爷爷的身体里。在没有天气预报的年代里,爷爷的那条腿就是最准的天气预报,只要气候稍微要有变化,爷爷都能提前感知到。
       也就是因为那件事,从此更坚定了爷爷做好一名义务护线员的决心,只要一歇工,就和工友们一起去护线。因为护线这一职业的危险性,加上爷爷腿上有伤,奶奶曾数次劝说爷爷不要再做什么义务护线员,不准儿哪天特务会要了他的命。否则,还不如辞掉工作回农村老家务农,可是爷爷听不进劝。他说这么大一个国家,通信事业关乎着党政军民生存的命脉,如果人人都对护线麻木不仁,国家还如何发展,比起那些在解放前流血牺牲的革命烈士们,爷爷说这点苦算得了啥,革命年代他没有给国家做什么贡献,现在全国好容易解放了,死了那么多人,流了那么多血,如果我们不珍惜这来之不易的革命成果,烈士们的鲜血不是白流了吗?
       爷爷没什么文化,确切地说根本就没有文化,可是爷爷一旦讲起大道理,却比谁都有文化。爷爷总说他旧社会在地主家喂猪放羊,哪有那么好命进学堂去学文化,如今穷人的命运终于改变了,人民当家作主了,作为新中国的主人,每个人都有责任和义务护卫国家。后来奶奶就不再说什么了,同样作为那个穷苦年代出生的人,她从心里理解了爷爷。爷爷对护线的这份情结,实则是全中国所有劳苦大众,对党和政府心存感恩的缩影啊。
记得小时候,爷爷一有空闲,就对我讲那些义务护线员的感人故事,讲着讲着就会禁不住老泪纵横。但在那时,我仅仅是把那些事作为故事来听,很难深层次洞悉爷爷那代人究竟曾遭遇过怎样鲜为人知的困苦。可爷爷从不把困苦挂在嘴边,几十年的义务护线生涯,带给爷爷的是莫大的自豪,每当电视里报道祖国的通信事业又迈上了一个新台阶,爷爷的脸上就会绽放出欣慰的笑容。
     在那个经济落后的年代,在因通信事业尚不发达而信息闭塞的农村,一个家庭出了一名工人,那是非常受人羡慕和尊重的,许多人只知道爷爷在城里当工人,少则个把月,多则半年才回家一次,但鲜有人知道他还是一名义务护线员,即使有人听到这个名词,也是惊讶地一头雾水。爷爷也懒得和大家解释,确切地说是没有时间和大家解释,因为有时候回家屁股还没把炕头坐热,就又急匆匆地回到了城里。说是在城里工作,但爷爷鲜有时间能呆在工厂的宿舍里,和工友们聊聊天,喝点劣质的茶水,一天24小时,除了正常工作,其余时间都是马不停蹄地走街串巷去护线,哪条街道的电缆坏了,需要尽快报电力部门抢修,哪个地方又新上了重要设备,必须重点保护,等等等等,风餐露宿是常事,受点小伤不新鲜,轻伤绝对不下火线,有个头疼脑热的也绝不向领导请假给组织添麻烦,只要能站着就绝不躺着,只要不躺着就坚持去护线,就连夜里做梦都是清一色的内容,护线,护线。
       作为新中国的第一代义务护线员,爷爷那辈人究竟吃了多少苦,我们不得而知,许多事情都是听爷爷讲述的,但我知道那些事只是祖国轰轰烈烈的通信事业的冰山一角,他们曾经在恶劣的社会和自然环境下所承受的苦难之中,即使穷尽一生,翻遍新中国所有的史料,也是无法详尽能统计的。正是他们的无私付出,才使得新中国的通信事业在最短的时间里能够日新月异,突飞猛进。
      第二个要出场的主人公是我的叔叔,其实本该是我的父亲,如果换做我的父亲,或许我的命运从此也将改写,一旦改写,我也不至于有现在这么愧疚。往事已经如风,在记忆中沉淀下来的,有羞愧也有光荣。爷爷临近退休的时候,单位允许有一个子女可以接班,接班的人不仅可以吃商品粮,单位还在城里给分房子。我的父亲是家中的长子,按理说接班的本应是他,可他却把那个本应带着妻儿扔下锄头走进城市的机会让给了我的叔叔。
至今我还清晰地记得,在家族会议结束之后,母亲和父亲哭着吵了一夜,但是第二天还是勉强睁着一双红肿的眼睛送叔叔离开了村子。因为爷爷要面子,他是我们村唯一的一名工人,也是全乡唯一的一名义务护线员。爷爷说一个家族就要像这些纵横交错的线路一样和谐,只要有一根电缆出了毛病,都会影响通信工作的整体进程。爷爷向我的母亲承诺,作为补偿,他的全部退休金都悉数交给我的母亲支配,至于他的生活费,母亲看着给点就行。
       善良的爷爷,厚德的爷爷,给国家工作了几十年,没有给组织填过一丝麻烦,即使在生命最后的关头,也绝不去医院进行公费治疗。退休了,却把家族的和谐看得和工作一样重。母亲很抠门,爷爷的晚景过得并不好,也就是说,即便爷爷把全部的退休金都交给了母亲,但依然没能弥补母亲心中的不满。婶婶却很善良贤惠,看到母亲对爷爷不好,索性就把爷爷接到了城里。从那以后,我的每一个寒暑假都是在城里叔叔家度过的。其实叔叔家的条件也并不好,单位分给的那套房子只有六十多平米,平常堂弟和爷爷住在一起,我一去堂弟就和婶婶睡,叔叔只能睡在客厅的沙发上。有时候堂弟也和我同爷爷挤在一张床上睡,因为爷爷总有讲不完的义务护线员的故事。
      不知从哪一天起,我开始从心里对义务护线员的故事感到厌烦了,确切地说是感到可怕。因为我时常听到叔叔半夜才回来,天不亮就又出了门,有时甚至连着几天几夜都不回家。每当我问起婶婶叔叔的工作怎么这么忙,还未等婶婶开口,爷爷就抢过话说你叔叔的本职工作其实并不忙,工厂的工人一般都是三班倒,有的是闲余时间,可你叔叔也是一名义务护线员,这是他接班时对爷爷的承诺,你们要从心里理解他。理解,理解,婶婶赶忙安慰爷爷。尽管那一刻我从心里为父亲没有接班暗自庆幸,但无论如何叔叔一家人都生活在城市里,他们家的房子虽然小了点,可起码厕所装在屋子里,冬天上厕所不会冻屁股。
       或多或少,我童年的人生观与价值观受到了母亲的影响,好在那种影响也有积极的成分,那就是母亲鼓励我只要把书念好,没有班可接的农村娃一样能到城市里生活。堂弟虽然在市里上学,师资好,但我的成绩并不比他差,说是堂弟,其实他只比我小几个月,我们是同年上的学,同年参加高考。到了我们这一代,全国的工人都取消了子女接班制度,退休了就是退休了,一个血统的工人不再成为工厂员工的主流。这样的改革自然是利大于弊,也曾听叔叔说过个别像他一样接班的子女,仗着父辈立过功,工作消极怠慢,随着改革后不同的血液慢慢输送进来,整个工厂不仅面貌焕然一新,而且更加朝气蓬勃。
       叔叔是个不折不扣的孝子,都说自古忠孝不能两全,但叔叔做到了。他不仅是一名党和政府忠诚的义务护线员,还实现了爷爷的心愿,那就是让堂弟从事了通信事业。说到这里,虽然故事的第三个主人公已经率先出场了,但还是有必要正式介绍一下,他就是我的堂弟。刚才不是说到工人不能再接班了吗?没错,其实就连我也没有想到,高考时堂弟义无返顾地报考了一所大学的通信专业,毕业后做了一名普通的通信员,听说单位领导原本让他在机关工作,可他却执意要到基层去锻炼,工作之余也成了一名义务护线员。
说起高考时填报志愿,爷爷希望我和堂弟有一个能报考通信专业,毕业后能给国家的通信事业做出更大更新的贡献,延续我们这个义务护线员家族的荣光。可我的母亲坚决反对,父亲的支持没有效,当年他因为把接班的机会让给了叔叔,感觉像是欠我和母亲,从此就成了十足的妻管严,母亲说煤是白的,他就绝不会说是黑的。尽管因为我高考报什么专业一事,父亲喝醉酒壮了一次胆,但常言说酒壮英雄胆,在母亲眼里,父亲只是个没出息的狗熊。
       而我因为多年来亲耳聆听和亲眼目睹了爷爷和叔叔从事义务护线员工作的辛苦,便从心里拒绝将来从事通信事业,更别说是做一名义务护线员了。如果说小时候年幼无知,只是出于对新中国第一代义务护线员的敬佩,那么随着年龄的逐渐增长,我怕极了风里来雨里去的叔叔,在护线的生涯中所遭受的那些凄风冷雨,有一天会浇灭了我想过上城市人幸福生活的美好梦想。无论如何,叔叔的生活并不是我理想中城市人的生活。
堂弟的选择让我很吃惊,我也曾无数次问过他,我们这代人完全可以自己掌控自己的命运,为什么要从事通信事业,并且还继续和护线这一职业纠缠不休呢?剪不断,理还乱。堂弟说这是一种深深的情结,一个家族三代人的护线情结,他知道爷爷和叔叔都把护线这份荣光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要重,作为护线家族的一份子,他有责任和义务把这份家族的荣光传承下去。堂弟说,小时候他经常和婶婶去给叔叔送饭,有时候母子俩拎着饭盒跑遍整座城市都找不到叔叔的影子,因为叔叔的护线工作没有定性,这边刚检查好,就会立刻奔赴下一个目的地。好容易找到叔叔了,饭菜都凉了,叔叔还在拼着命工作,让他和婶婶心疼地直掉泪。
       或许正是这段特殊的童年经历,让堂弟从小就立志长大了要做一名掌握高科技的通信工程师,也做一名义务护线员,让全中国的人都知道人人都应护线的重要性。堂弟的工作很出色,在基层工作的那些年,凭借着做义务护线员不断积累的经验,对于如何科学安全地护线攥写了许多篇高水平的论文,有些经验还在全国全军推广。
       爷爷去世的时候,堂弟给他送上了一份最大的厚礼,作为基层义务护线员的代表,堂弟获得了全国五一劳动奖章,上了电视,并且还要到北京去领奖。看得出,闭上眼睛的那一刻爷爷非常欣慰,他的儿孙都没有给他丢人,其实就在那一刻,我从心里深深地感到了羞愧,作为长孙,爷爷对我的爱远胜过堂弟,对我寄予的希望也是那么殷切,可我却辜负了他老人家,我甚至不知道全国究竟有多少像我们这样的护线家族,几十年来,一代又一代,在默默地呵护着这份光荣的梦想。
       我该做些什么了。我觉得自己必须要做些什么。我不应该再把这个深藏在心中很多年的故事,看做一块积压的石头。是的,它不是石头,而是一份沉甸甸的荣誉,一个家族至高无上的荣誉。我是一名大学教师,从事环境教育事业,虽然我的工作内容形式上与护线毫无半点关联,但我却可以把义务护线员的精神传递给我的学生们,其实不论护线也好,还是从事环境保护也罢,护卫的都是国家和人民的生命线。从某种意义上讲,环境保护工作者也可以说是绿色事业的护线员,保护好一棵树,一株草,一条河流,就是保护国家的生态线路。
当我把义务护线员的精神融入进我的课堂,我的学生们震惊了。这些蜜罐中长大的孩子们,鲜有人知道在国家通信事业四通八达,蒸蒸日上的今天,居然还有这样一群默默无私的人。当我把自己家族的三代护线情结讲给他们听,我发现他们居然落泪了,从他们纯真的泪水中,我读到了敬重和感恩。一名学生激动地对我说,从此他从灵魂深处知道了,护线,和保护环境一样神圣,护线,其实不仅仅是义务护线员的责任,也是每一个中国人的责任,就像保护我们的生态环境一样,全社会都应当形成人人支持护线,人人参与护线,人人宣传护线的良好氛围,护线,应当像环保理念一样逐步深入人心,每个人都应当从我做起。
      从此,当我带领着这些可爱的孩子们,不论在城市的繁华广场,还是乡村的大街小巷,只要宣传环境保护,就不忘宣传护线精神,没有人知道,每每那种时候,我的心里有多么幸福,多年来积蓄在心头的愧疚也不再负重。是啊,我是义务护线员的后代,也是新时代环保事业的护线员,我的身上有荣光也有责任,更有在护线和环保双重领域收获的难以计数的幸福。
       这一刻,我突然从心里莫名地发现,因为家族三代的护线情结,其实护线从未远离过我的生活,一直像一粒珍贵的火种在我的心头精心呵护着,而我对义务护线员的爱居然是那么深,对国家通信事业的情也是那么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