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贡籍作家蒋蓝最新力作《一个晚清提督的踪迹史》出版

文章来源:自贡长传局  |  发布日期:2014-3-21 10:05:48  |  浏览次数:1398

                                     文/四嫂  此博文编辑/四哥

  

3月18日,自贡籍著名作家蒋蓝耗费五年心血完成的近40万字作品 《一个晚清提督的踪迹史》已正式出版。并且将于4月10日回自贡举行作品签售仪式,为他高兴,强烈期待!

  蒋蓝,诗人,散文家,思想随笔作家现居成都。已出版30多部书。深喜陈子庄先生1960年代晚期的自况诗:“百年难得诗千首,画里青山便是家。莫愁明日无米煮,河东分我一杯霞。”

  我欣赏作家蒋蓝不仅仅是因为他是家乡人,也不仅仅因他诗人气质的写作,令他作品所呈现出的丰富想象力以及对语言超凡脱俗的驾驭,更重要的是以散文随笔的写法对历史人物、历史事件一些发人深思的新解读。而且,他严格遵循“田野考察”的原则和方法,本着对历史负责的正义和良知,在“正史”和“野史”之间探索求证,寻微解疑,让我们看到了一些历史上已有定论或扑朔迷离的人物的不为人知但又合乎人物本性另一面。如写鲁迅、林徽因、萧红、刘文彩三姨太凌君如等等,使读者在重新或更加全面的认识这些历史人物时多了一些新的思索和反思。现在又历时五年推出力作《一个晚清提督的踪迹史》揭示晚清镇压农民起义军的四川提督唐友耕其人其事,虽然,我还没有看过该书,但是通过阅读下面项万和先生写的编后记,让我对该书有了大概的了解,可以想象,通过对唐友耕这个杀人不眨眼的侩子手的剖析,可以更深入的了解晚清官员起伏沉浮的历史规律,更深刻的认识人性的弱点。

  文化学者陈思逊先生写道:“蒋蓝40万言的长篇历史散文的出版,创造了“非虚构”写作的新纪录,该书内容已史实为线索,离奇、怪异,情节曲折、跌宕,具有很强的故事性和可读性,对历史人物踪迹的追寻和考证相当深刻入细微,连一些历史学家也自叹弗如。该书 的出版是蒋蓝对四川文化的重大贡献,作为蒋蓝的朋友和同乡,我们倍感欣慰。”

  历史是一面镜子,现在当下发生的任何事情都能在历史上找到踪迹。所以,要感谢蒋蓝为四川历史和文化乃至中国历史与文化作出的努力和贡献!

 热切期待作家蒋蓝先生自贡签售仪式取得圆满成功!      

  ———石达开、唐友耕、骆秉章、王闿运、丁宝桢交错的历史

 


《一个晚清提督的踪迹史》封面目录

副题——

谨以此书纪念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殉难150周年(1863—2013)

         一部旨在恢复汉语传统文史哲三位一体的跨文体之书

一部无心取悦于文坛的非虚构之书

     扉页题词——

我只看到一条规则对历史学家是稳妥可靠的:

他应该承认偶发事件和未预见到的事件在人类命运发展中的作用。

        ——【英国】H.A.L费希尔(1865—1940)《欧洲史》(1935)

      最好的命名是照亮;

 最好的夜行恰如刀刃涂墨。

          ——摘自笔记《词锋断片》

附: 项万和:《一个晚清提督的踪迹史》编后记

 

读完蒋蓝先生这部近40万字的力作时,我的心灵是震撼的,是沉重的,是欣喜的。震撼,是因为蒋蓝像一个破除迷雾的侦探,向读者拨开了一段尘封的历史。沉重,是因为历史总是令我们有诸多的意外以及对现实的同感与悲怆。欣喜,是因为,再怎么深埋或隐藏得深的历史,终会被蒋蓝这类沉湎于探索的作家与学者曝晒。

蒋蓝先生选择了一个令人生畏的题材――晚清时四川因镇压农民起义军有功而高居提督官位的唐友耕来写,这不啻是给自己出了一个不小的难题。作为晚清四川提督的唐友耕其人,无论是其影响力或是声名地位,在纷乱的晚清,英雄辈出,与之相比,基本称不上风云人物,因此,蒋蓝先生坦承,有关此人的记载的书籍少之又少。可见,要去探寻一个陌生的历史人物,其面对的困难是可想而知的。蒋蓝先生花费了多少时间和精力我不得而知,可他现在奉献出来的这部力作,足以证明,他用足了时间,用足了精力来完成了这部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作品,他以侦探家的眼光和推理逻辑,追根溯源,由表及里,由淺入深;以学者的治学谨慎,梳理出一个活生生,血肉飞溅的唐友耕形象。

我被蒋蓝挖掘出来的血腥事件所牵扰,有一种不得释怀之感。唐友耕杀人如割草,视别人生命如同草木,稍不称其心,称其意便随意崭杀。年少的唐友耕被当地人称为“唐小贼”,因偷了回族人的牛,其父被索要牛的主人杀死,他为父报仇,竟夜屠仇家7口人;他与农民军战友比武,差一点死于对手之下,关键时自己的妻舅兼卫士救了他一命,他非旦不感谢,反而顾不得伤势杀了自己的妻舅,并将妻舅头割下送给了对手。唐友耕妻子眼见他这么埋没人性,便数落唐友耕,杀了自己的弟弟。认为丢失了很大面子的唐友耕,当众抽刀杀了喋喋不休的妻子。已是官居四川提督的唐友耕喝酒回家,见到来迎接自己的小妾身上有一根红线,猜疑漂亮小妾与请来家缝制衣服的裁缝有染,便命人将小妾活活按在棺材里钉上钉子活埋。这些事件,这些历史,从文字中看起来都心惊胆颤,回到现实里去,那将是一番怎样的血腥,以至于,当蒋蓝接触到唐友耕后代时,这些后代也许因了唐友耕这个祖宗沾的血光过多,生活过得穷苦,竟然向政府提出要挖掘唐友耕的坟墓,想从这个祖宗的棺材里找点值钱货卖了度日!

生活于晚清的唐友耕以心狠手辣,敢于六亲不认,以图自个快活的一个流氓无产者,最终以血腥手段获得了高官厚禄,为了这个高官厚禄,唐友耕从一个参与起义的农民军成为了一个彻头彻尾的晚清政权的看门狗。现在,社会进步了,唐友耕式的人物不会去通过用刀用枪杀人来获得高官厚禄,但他们会用“糖衣炮弹”来杀人,会用软刀子来杀人,这种杀人游戏,正腐蚀着社会的肌体,腐蚀着人们的灵魂,我们应当有所警觉。

“历史是一面镜子。”“历史会重演”。这些警句总驻我心间。我的观点,人活着,对历史一定要有所了解,尤其是那些差一点就改变历史方向或是历史进程的历史事件,最应花一点时间掌握或是了解,对我们看待一些道不清,看不明的社会现象和一般规律似乎是有益的。

可以这样说,蒋蓝用散文笔法来写一段历史,尤其写一段充满杀气腾腾鲜血淋淋的历史,所耗工夫不仅仅是去翻阅卷宗,去做田野调查那么简单,也许还得忍受心灵上的悲怆。我想象着蒋蓝在文字资料里,口述的历史里,以及传说、史籍、掌故里,他专心于辨伪存真的举动,以及他探索出事件的真相的同时,还要以宏大的篇章结构解构,还要从中挖掘与探求社会、文化、思想、意识、心性等相互交错的因果中陈列出来,蒋蓝做到了看起来这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我从书中,体味了蒋蓝写作这部书稿的悲情与舒畅。因为,这部书稿写的不仅是一段血光灾祸的历史,还是一段令人无限遐想和沉思的历史。我总在想,历史真的离我们远去了么?当我们对社会现象看不透的时候,当我们的思想意识模糊了的时候,当我们的心迹与心性出现叉道的时候,其实,只要看看一些历史事件的脉络,我们会得到想要的答案的。

历史是发生过的,它不装腔作势,是实实在在的,对于历史事件,我们对待杂说也好,对待野史也好,传说也好,正史说也好,都要做到不偏不倚,客观反映,才能经得起时光的冲刷历史的淘洗。由于历史的客观原因或是文化意识的偏差或是出于某种需要,许多的历史事件或被淹没或被掩藏,也许我们认为的所谓真相,其实是有伪的成分,这就需要有人为此探求而不懈献身其中。所以,按易中天教授的说法,我们对待历史要有“多个心眼”的态度。

蒋蓝写唐友耕这样一个人,一个“二流历史的人物”的一生,其实从另一个角度为我们解构了晚清乱象的一些真相。历史总是给人以很多想象的空间,在纷乱的年代,纲纪往往是被强人所破,唐友耕由于杀人改变了他的一生,这使我想起一个人来,晚清云南巨商王炽,王炽年少时,请贵客吃饭,因买猪肝闹纠纷而杀死人,他远走他乡做起买卖,成为了清末三大巨商之一。因此,对于历史,我们或可以抱以多视角去审视。

1999年我编辑吴思的作品《潜规则-中国历史中的真实游戏》时,从中受到启发,萌发了我专注这一领域作品的兴趣,保持至今没有变过。现在,蒋蓝这部经他10年的探索,3年的潜心写作出来的作品,我坚信这是一部不可多得的力作。

                                           作者系(《大家》杂志副主编)